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632153.com >

71年前人民政协曾在这里启航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1-02 11:20 点击数:

  ▲1948年11月25日,《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正式形成。图为其手写稿复印件。(资料照片)

  临近共和国70华诞,哈尔滨中央大街上游人络绎不绝,一片喧嚣。在西七道街交叉口,一座有着百年历史的三层小楼静默伫立。阳光透过细密的枝叶,洒在墨绿色房顶和浅褐色墙面上,辉煌而肃穆。

  走进这幢古老建筑,迎面而来的是中俄双语书写的“马迭尔宾馆”。71年前的秋冬时节,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息息相关的重要活动——筹备新政协与协商建国工作曾在这里进行。

  哈尔滨,这个全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也是中共中央东北局所在地、东北解放区首府。1948年,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秘密北上解放区的第一批民主人士,在这里就筹备新政协进行讨论和协商。他们或曾漫步在坚硬石块铺就的中央大街,或曾在马迭尔宾馆彻夜不熄的灯光里酝酿……

  11月25日,《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正式形成,这是一份具有政治协商与多党合作象征意义的政治文件。马迭尔宾馆因此见证了人民政协全新启航的历史时刻。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往来游客在马迭尔宾馆驻足参观。一张张黑白照片诉说往事,一份份名人手稿铭刻历史。透过历史的烟云,一同回溯这段改变中国前途命运的辉煌往事,感怀中国与各派肝胆相照、协商建国的伟大征程。

  194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结束三年,国际风云依旧变化莫测,美苏两极对峙,“冷战”阴云笼罩在欧洲上空。此时的中国也沉浸在血雨腥风之中,面临两个前途、两种命运的抉择。

  1948年5月20日,古都南京。蒋介石宣誓出任“中华民国总统”。此时,他却心绪愁闷、不胜哀凉……

  就在一个月前,结束了一年多的陕北转战生涯,到达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随即收到了西北人民解放军司令员彭德怀发来的捷报:人民解放军光复延安。

  4月27日,致信时任晋察冀中央局城市工作部部长的刘仁,请他代为邀请北平民主人士张东荪、符定一等来解放区,参加各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会议,讨论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和关于加强各派、各人民团体的合作及纲领政策问题。

  就是在这封信中,将会议的名称拟定为“政治协商会议”,会议的地点是已经解放了两年的哈尔滨,时间为1948年秋天。

  按照惯例,中共中央都会在这个节点对外发声,用宣言和口号向工人、农民、爱国者致敬。1948年的“五一”劳动节,自然会成为解放区内外、关注中国前途命运走势的人们关心的热点。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提出“各派、各人民群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由新华社对外发布,新华广播电台做了广播。

  5月1日,《晋察冀日报》以《中国中央委员会发布“五一”劳动节口号》为标题刊发了全文。

  香港,是当时派和民主人士的大本营。在“五一口号”发布的同日,给远在香港的中国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和主持中国民主同盟盟务工作的沈钧儒发去电函,对“五一口号”做了进一步解释,并表示“会议的地点提议在哈尔滨,会议的时间提议在今年秋季”。

  1948年9月12日黄昏,一艘悬挂着苏联国旗、名为“波尔塔瓦”号的货轮,躲过港英政府和特务的监视,离开香港,向北驶去。民盟中央领导人沈钧儒、同志联合会中央常委谭平山、原军19路军军长蔡廷锴、农工执委会主席章伯钧,都在这艘船上。

  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原副主任卞晋平说,这几位都是中国最著名的民主人士,也是第一批响应“五一口号”,前往东北解放区的民主人士。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带动着他们的党和更多民主人士,为创建一个新中国积极行动。

  在哈尔滨市政协文史馆,一处雕塑还原了“波尔塔瓦”号货轮北上东北解放区的场景。哈尔滨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张军说,当时沈钧儒已73岁高龄,他们还冒着海上触礁、被封锁拦截等多重风险,义无反顾向着团结、统一、和平、民主、光明的新中国前行。这也反映出当时由中国领导人民建立新中国,已成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据悉,从1948年9月到1949年3月,先后有一百多位民主人士,分别从香港、上海和海外等地,小规模、多批次、有计划地秘密抵达哈尔滨、沈阳和北平。

  哈尔滨,一座因铁路而改变命运的城市。这里原本是中国北方松花江畔星星点点的村落,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开通,哈尔滨就此改变模样,以与其他中国城市迥然不同的风貌呈现于世人面前。

  1946年4月28日,东北民主联军开进哈尔滨,哈尔滨成为全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也成为支援解放全中国的重要战略大后方。

  从土地改革的暴风骤雨,到反革命和剿匪的胜利;从改造娼妓、吸食毒品等旧习俗,到保证城市生活、公共卫生和交通建设;从保护民族工商业,到发展生产恢复经济;从复兴民族文化教育,到开创新闻出版事业……一项项方针在哈尔滨酝酿产生,中国人建设管理大城市的探索和实践,从这里起步。

  1948年9月29日,历经18天的艰辛旅程,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此时,哈尔滨已经解放两年多,基本建成统一而完善的人民政权,各项建设工作有序进行,人民投身城市建设的积极性高涨。

  “当时把召开新政协的筹备会议地址选在哈尔滨,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秘书长黄小同说。

  据中国政协文史馆研究部原主任陈海滨介绍,为了接待好这批重要的客人,当时的东北局专门成立了一个半公开半地下的招待处,负责几位民主人士的衣食住行。这些民主人士在哈尔滨居住的正是马迭尔宾馆。

  如今,在马迭尔宾馆,当年民主人士下榻房间的房门上都挂着一个铜色的铭牌——

  考虑到他们都来自南方,没有抵挡东北严寒天气的衣物,招待处还特意为每个人制作了一件貂皮大衣,配备了轿车供出行使用。

  在哈尔滨稍作安顿,10月2日,沈钧儒等致电、朱德、周恩来,表示“愿竭所能,借效绵薄,今后一切,期待明教”。

  第二天,、朱德、周恩来自西柏坡复电:“诸先生平安抵哈,极为欣慰。弟等正在邀请国内及海外华侨、各派、各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来解放区,准备在明年适当时机举行政治协商会议。”

  就在民主人士准备北上的同时,1948年8月1日,一次汇聚解放区和国统区500多名代表,共商中国工人运动发展大计的会议,在哈尔滨兆麟电影院(今儿童电影院)召开。

  时任中国劳动协会理事长、民革中央常委的朱学范,在大会上作了《关于统治区职工运动》的报告,号召国统区工人阶级团结起来,推翻的反动统治。

  朱学范之子、民革中央原副主席朱培康回忆说,到了哈尔滨以后,朱学范到农村工矿调查研究,一路上他了解到中国深得人民的拥护。

  在给李济深的信中,朱学范这样写道:“范到哈尔滨已经有一个月了。住在这里受到了中共热情招待……在哈市与沿途经过之城市,看到的人民都是喜气洋洋,有了生气。”

  朱学范还把自己在东北解放区的见闻,写成《新东北的新气象》,发表在《东北日报》上。

  9月29日,朱学范从全国总工会的住所搬到了马迭尔宾馆。随后,中国民主促进会创始人王绍鏊,时任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东北地区民盟组织负责人、被誉为“东北人士的楷模”的高崇民,也来到马迭尔宾馆与他们会合。

  据《蔡廷锴日记》记载,他和沈钧儒等四位民主人士9月30日参观了哈尔滨市市容。“查该市建立仅50余年,俄国沙皇时代即是俄租界,建筑、街市民房均属西化,古迹甚少。抗战惨胜后,蒋介石乘胜余威,收编伪满匪军,扩充其势力已达该市,并利用土匪特务杀害中共重要军官李兆麟。中共为不忘李功勋,市内设兆麟公园、影视场、学校等纪念。”

  这一年的松花江,出现了冰封后重又解冻的奇观。目睹这难得一见的自然盛景,沈钧儒以《松花江封后复开》为题欣然赋诗:“江心冻后见奔湍,雪意连潮亦欠酣。地气也随人事转,从今北雁不须南。”

  在马迭尔宾馆二楼,有一间不足60平方米的会议室,如今既是会议室,也是历史陈列室。欧陆宫廷风格装饰映入眼帘,70年前的米黄色墙壁依旧,欧式门窗、座椅、吊灯和壁灯依旧。

  与70年前不同的是,墙壁上整齐悬挂了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朱学范、高崇民、李德全等人的肖像,及1948年在此会议室达成的“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发言实录、《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的内容介绍等。

  1948年10月21日、10月23日、11月15日,三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在这间会议室里召开。

  10月21日,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代表中国与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朱学范、高崇民,就《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交换意见。座谈会主要讨论的议题是新政协的性质和任务。

  “沈钧儒:民盟为维护政协决议和反对内战、争取民主的斗争,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赞许,民盟和中共的关系益加亲密,促使民盟同志更加成熟,更加进步。”

  “谭平山:新政协是中共和各派分担革命责任的会议,而不是分配胜利果实的会议。为着争取革命的提前胜利,是要大家多负责任的,而领导的责任,更不能不放在肩上,这是历史发展上一种不容放弃的任务。”

  23日,与会的民主人士就筹备会的组成单位、新政协的参加者、新政协重要讨论事项、如何成立中央政府问题,以及筹备会召开的时间、地点等细节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此后的半个月时间里,哈尔滨,西柏坡,香港……《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反馈意见和建议,在远隔万水千山的三地传播。一封封电报、一段段字斟句酌反复推敲的文字,成为中国人与民主人士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见证。

  与此同时,又一位引人注目的民主人士由莫斯科来到哈尔滨,下榻马迭尔宾馆。她就是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的夫人李德全。

  两个月前,冯玉祥夫妇及子女从美国启程,回祖国参加新政协筹备工作。途经黑海时,轮船起火,冯玉祥和小女儿不幸罹难。李德全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冯玉祥遗志,为和平民主的新中国而奋斗。

  11月15日,第三次座谈会召开。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代表中国与8位民主人士,就中共中央11月3日的答复再次进行商谈,各位民主人士完全同意中共中央的答复,同时提出了两点新的建议。

  一是新政协由中共和各派、各人民团体和各地区代表一共38个单位组成,每个单位有6名代表。二是假如有增加单位的提议,可随时协商,由筹备会正式决定。

  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原副主任卞晋平说,正式的开会协商是三次,会下的沟通思想、相互交谈就有无数次了……这些民主人士刚来的时候,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渊源,经过反复协商,共同为召开新政协的筹备会,达成了一致意见。

  黄小同说,到了讨论的最后,决定如再有增加单位的提议,可以随时协商。实际上,这等于给当时在观望和犹疑的方面的开明人士和进步力量,开了一个大门。

  “这些民主人士在马迭尔宾馆协商讨论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关于建国程序的变化。”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巡视员赵士刚介绍,章伯钧、蔡廷锴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说,新政协即等同于临时人民代表会议,即可直接产生临时中央政府,这一点是当时非常需要的。这为1949年由人民政协代行人民代表大会职权,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哈尔滨政协文史馆,陈列着一份时间落款为“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廿五日”的手稿复印件。这正是诞生于马迭尔宾馆的关于新政协的一份历史性文件——《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

  这份协议对新政协筹备会做了明确规定:新政协筹备会由中共及赞成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第五项的各主要派、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共计23个单位的代表组成;筹备会的组织条例由中共起草;筹备会的地址预定为哈尔滨……

  关于新政协确定为:新政协的参加范围必须排除南京反动政府系统下的一切反动党派及反动分子;拟由中共及各派、人民团体、各区域、人民解放军各单位共计38个单位组成;时间拟定在1949年;新政协的两项重要议题,一为共同纲领问题,一为如何建立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问题……

  至此,这项牵动人心、中国同派代表协商开启建国程序的文件讨论胜利结束。

  这是民主人士到东北解放区后,在新政协筹备活动中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是筹备新政协活动的第一份正式文件,也是多党合作产生的第一份重要文件。整个讨论过程,是民主协商的过程,是凝聚共识的过程,也是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一次成功实践。

  从1948年10月8日周恩来率中央统战部在西柏坡拟定《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算起,到11月25日达成正式协议,历时49天。

  从金秋到银冬,哈尔滨历经时节的变化,马迭尔宾馆也因此成为了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形成的重要历史见证地之一。

  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革中央副主席刘家强说,它为后来新政协筹备会的成立、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中央人民政府的组成乃至新中国的诞生,都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1949年春天,中国七届二中全会批准由中国发起的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及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随着北平迎来和平解放,中共中央决定将新政协筹备会议的地点,由原定的哈尔滨改为北平。

  9月17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将新政治协商会议定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以此为标志,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模式开始形成。各派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参加者,在中国的领导下,与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

  回首往昔,在东北和全国解放战争不断取得胜利的关键时刻,中国与派的代表,成功探索出中国领导的一种崭新的民主形式——协商民主。

  哈尔滨,这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承担并见证了筹备新政治协商会议,启动协商建国程序的历史重任,在中国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放眼今朝,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成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协商民主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

  壮阔东方潮,奋进新时代。中国与派、民主人士始终肝胆相照、同舟共济,一同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携手奋进,创造新时代的辉煌和更加美好的未来。

关闭窗口